第15章 第15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第15章 第15章(1/2)

“好累哦,翅膀要断了,借我停一下。”绿额停在印瑄的玉冠上,觉得这位置相当好。

“抱歉,麻烦前辈了。”印瑄愧疚地说。

“不麻烦不麻烦,我就喜欢跟漂亮的东西在一起玩。”绿额说完拍了拍嘴,“咳咳,本鸟没有说你是东西的意思,单纯觉得你漂亮。”

“没关系的,谢谢前辈。”印瑄说。

绿额呆在玉冠上,从头到尾居然都没觉得有半点颠簸,位正且平稳,在上面睡觉都不成问题,头跟假的一样。

很难不怀疑他是不是用了什么法术,固定住了头部,不然怎么这么稳当。

绿额越想越困,眼皮打架。

那兔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连个影子都找不到,该不会真出事了吧?登时,绿额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觉得这里真冷。

“前辈,您害怕尸体吗?”印瑄忽然出声。

“你要干嘛?”绿额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吓到了,这小子想干嘛啊?

只见印瑄召唤出白玉笛应尘,温和启唇:“问路。”

问路?听蓝遮说过,流离街曾经是乱葬岗,但她跟印瑄来的一路上,别说尸体了,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印瑄这是发现尸体了?

“呃,我见不得太恶心的画面,借你头发使使。”说完,绿额整个儿塞进了印瑄的头发里,用翅膀包住身体。

印瑄:“好的,前辈,当心。”

少年指尖轻擦,周边瞬间一变,方才空荡荡的黑树林,出现了一堆黑影子,有吊在树上的,有躺在地上的,有飘在空中的……

少年双眼一亮,吹响白玉笛,声音却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从外而内,完全听不出声源。

笛音清朗悦耳,如皓月当空之时,山间泉水流淌,不急不缓安抚人心,润物于无声。

忽然,那笛音急促起来,如飞流瀑布、汹涌波涛,带着极强的攻击性,却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绿额抱紧了印瑄的头发,感受到少年好像在奔跑,头发不停地飞扬,幸好他头发多,能把她给埋起来。

一个尸体忽然立了起来,正对着印瑄,喉中发出沙哑的声音,吐出的却并非生物能听懂的语言。

印瑄放下笛子,无声地朝他微微弯身。

印瑄轻擦指尖,黑影骤然消失,他收回笛子,轻轻扶了下发冠,说:“前辈,可以出来了。”

“呼……”绿额大喘了几口气,离开玉冠,活动活动翅膀,“真有走尸啊?太恐怖了,不过如果尸体长得好看,那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咦?”绿额往前飞了飞,惊奇地发现前面居然不是树林了,而是一片村庄。

破旧的建筑散发着陈年气味,却不是刺鼻的味道,而似是一坛酿造了多年的美酒,一朝被打开,散发出沉淀已久的醇香,吸一口便醉在其中,不知归处。

月兔从一旁的小巷子里出来,扑到印瑄面前,浑身脏兮兮的。

印瑄蹲下给他清洁了一下身体,将他放在肩上,轻声问:“阿月,发现了什么?”

月兔斟酌了一下,道:“一直往前走。”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113/113801/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