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8)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津门,京城的门户,北方的经济重镇。

黄海川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入主津门,这让他第一次感觉距离中枢如此之近。

现任津门市市——委书记范长兴已经67高龄,不出意外,在两年后的换届大会上,其就要退下来,而此次北上津门担任市长的黄海川,则有相当大的希望接棒,如若顺利,那对于黄海川的仕途而言,将又是一次关键性的飞跃。

毫无疑问,津门的政治地位不能用其经济体量来衡量,津门的经济发展水平尽管很不错,但就其经济体量而言,津门在全国是排不上号的,但直辖市的地位,奠定了其在国内的地位不可撼动。

在南州逗留了两天后,黄海川终于北上。

在南州的两天,黄海川并没有见太多的人,除了请孙远刚父子吃了一顿饭,以示对朱子情一事的感谢,黄海川也就仅仅见了两三个老朋友。

就在黄海川坐飞机北上时,南州,得知黄海川已经离开的孙正光不禁在自己父亲的办公室直咧嘴,“爸,这黄海川就这么走了?请咱们吃了一顿饭,啥也没说,然后就这么把我们打发了?好歹我也是救了朱子情不是,那晚要是没有我,朱子情的清白早毁了。”

“黄市长请咱们吃一顿饭你还不知足?有这么一顿饭也就够了。”孙远刚笑眯眯的说着,比起儿子的不耐,孙远刚此刻显得心情很好。

“爸,什么叫一顿饭就够了,咱又不是自己吃不起。”孙正光撇嘴道。

“饭嘛,谁都吃得起,但得看是谁请吃饭,黄海川请我们吃这顿饭,那就是跟我们结了一个善缘,有这么一个态度就够了,到了他那个身份地位,你还想人家怎么表态?”孙远刚摇头笑笑。

孙正光听得不以为然,但又说不出话来反驳自己父亲,反正自己父亲说话经常也是太多的弯弯绕绕,琢磨起来都费劲。

岔开话题,孙正光转而道,“爸,你说黄海川到了这位置,他还跟朱子情保持关系,就不怕……”

孙正光话没说完,直接被孙远刚打断,“朱子情跟黄海川什么关系?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儿子,饭可以乱吃,话是不能乱说的。”

“可他们明明……”孙正光要辩解,看到父亲的眼神,立马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他这会哪里不明白父亲的意思,翻了翻白眼,“得,我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就是清清白白的嘛。”

“这就对了嘛。”孙远刚微微一笑,“行了,你出去吧,别没事老往我这跑。”

撵走儿子,孙远刚注目远视,眼里也露出了一丝遐想,他今年还不到五十,未来还大有可为,自打踏上仕途这条道路开始,孙远刚内心深处野心的种子就从没熄灭,生命不止,奋斗不息。

这些年,随着大环境日趋严格,孙远刚也开始洁身自好,主动切割以往一些有来往的商人朋友,因为他还想再往上一步,不想栽跟头,所以在违法违纪这条红线上,孙远刚现在可谓是做到清清白白。

而能够搭上黄海川这条线,在孙远刚看来,简直是天赐之福,哪怕他现在看起来不会和黄海川再有太多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259/259656/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