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第 101 章(1/2)

“什么!”

“你居然把人家给删了?”李苒在那头忍不住拔高声音。

于晓晓将耳边的手机扔到一旁,捂着耳朵:“这事怎么能赖我,明明是他消失了两个多月。”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有错,但于晓晓的音调还是降下去不少。

委委屈屈的抱怨:“如果一个男人两个月多不联系你,你不会是默认分手吗?”

这回换李苒沉默了。

“于晓晓,陈齐晟跟你以前喜欢的那些男人不一样。”

于晓晓撇撇嘴:“就知道你们都喜欢他。”

李苒叹了一口气,毫无疑问,她跟于家人站在一个立场,“陈齐晟……他不是那种能够24小时跟你煲电话粥,也不是为了哄你开心,能够随叫随到的人。”

“他穿着军装,是一名军人。”

**

打完电话没过几天,陈齐晟便回来了。

他回来的那天,正是十月除,桂花开得最盛的时候。

于晓晓站在6楼的办公室,隐隐约约闻能到楼下的花香。

她打开窗户,缕缕不绝的香气扑进来。

视线扫及到楼下,见粗茂的桂花树下面停着一辆车,黑色的路虎掩在细碎而又浓郁桂花里。

像是刀鞘上坠挂着的温柔。

于晓晓先是扫了一眼,心想天下开路虎车的多了,没有放在心上。

一直到了下班时间,她收拾包,拿上车钥匙准备回家。

鬼使神差地,她又打开了窗户。

夜幕垂落下,那辆黑色的路虎车依旧停在那里,好像一直在那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于晓晓盯着楼下看了一会儿,心里先是一片风平浪静,看着看着,渐渐地敲起了一阵阵小鼓。

车门突然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穿着黑色的衬衫,头发也是黑的,很短。

男人先是背对着于晓晓从车上下来,等到他转过身时,于晓晓的心里如同被石轮滚过铁鼓一样,只留下轰轰隆隆的声音。

陈齐晟似乎不太清楚于晓晓的办公室,他在楼下站了一会儿,目光扫过每一层楼亮着的办公室。

于晓晓被楼下突然出现的陈齐晟震得动弹不得,以至于他目光扫过时,居然忘了躲。

就这么结结实实地被撞上了。

很多年后,当于晓晓回想为什么只见四次面,第五次她就答应嫁给陈齐晟了。

大概是因为,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充满桂花香的秋天。

那天,陈齐晟在她楼下等了一个下午,然后在一个时间的偶然角度和维度里。

两人四目触及后,有不知名的东西,在这一刻,争相地向外涌动。

楼下的陈齐晟向她招了招手,然后示意她在楼上等着。

按照平时,于晓晓绝对不会这么听话。

以往,陈齐晟如果让她往东的话,她就一定会往西。

但这是第一次,她这么听一个人的话。

或许连她自己都未发觉,她在隐隐地期待着。

于晓晓紧张的手脚都不敢乱动,没过一分钟,陈齐晟就出现在她的办公室外面。

男人推门进来,朝她笑了笑。

他步履稳踏地走过来。很快,就到了一个离于晓晓很近的位置。

不知是不是他在外面站久了的缘故,于晓晓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桂花香。

还混着一种让人想要不自觉亲近的味道,每呼入一口,都如同羽毛在心底里轻轻地划过一痕。

“下班吗?”

于晓晓缓过神来,随即慌忙点头:“下班了。”

陈齐晟:“送你回去。”

于晓晓讷讷:“好。”她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过,就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也控制不住她的脑子,连手脚都是不太自在地缩着。

其实她是开车来的,可今晚莫名地就答应陈齐晟送她。

两人相顾无话,一前一后地走出办公室。

陈齐晟走在他前面,跟她离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他身材高大,脊背宽厚,手长脚长,走起路来也是气势凌厉,于晓晓默默地注视着他的后背。

其实,一直到现在,于晓晓都无法承认陈齐晟是她喜欢的类型。

她从小学油画,后来长大画漫画,骨子里还是那个爱做梦,爱画故事的小女孩,她喜欢笔下故事里男生。

温润的,穿着白衬衣,浑身散发着清新干净气质的男孩。

可陈齐晟并不温润,相反他是一个硬邦邦的,但他并不冷淡,很短暂的几次相处,他都十分照顾于晓晓。

可即使这样,他依旧不是于晓晓心中那个爱穿白衬衫的少年。

陈齐晟的衬衫只有黑色的,包裹着他强壮的胸膛和有力的肌肉。

他不仅没有干净的气质。相反的,他外表看起来极为严酷。

不笑的时候嘴角没有任何温柔的弧度。

电梯停了两层后,里面的人越来越多。

原先隔着一米多宽距离的两个人,也被挤得更近,于晓晓这才发现,陈齐晟的后背,好像有一点点透背的湿。

她随意地问:“外面热吗?”

陈齐晟回答说:“不热。”他声音顿了一下,“刚才走楼梯上去的。”

于晓晓反应迟钝:“啊?不是有电梯吗?”

陈齐晟没有说话。

电梯一直往下,二楼,三楼和五楼都是教育机构,每一层都有人上上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24/24496/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