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偶遇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2014秋

对于常春市第六实验中学的学生来说一个学期基本就是从一次次的月考,期中考试,期末考试的压迫中度过的。我就如此周而复始地到达了第三个学期。

对于没什么才能,没有什么特长的我来说,自从第一次考试拿到了第五名后便以此建立起了所谓的“自信”。对于我来说考试成绩像天一样大,一边努力学习逐渐挤入前三名不会失手,另一方面变得对于学习成绩变得“患得患失”。精神压力也随着一场场重要的考试而增加着,只不过此时的我还没有自觉罢了,一昧的享受着学习成绩带来的附加优越感。

很多时刻,每每遇到比较,虽说一般不会被拿去比较,毕竟对于中学生来说学习成就是全部。但看到长相姣好的女生,亦或者是帅气的男生,虽然心理上我会因为心里防御机制拿起学习成绩来在心中取胜,但是我一直都明白比不过的就是比不过,我始终还是那个自卑的我。

周六父母罕见地在家休息,母亲一早溜出门去找小姨做头发了。

父亲在看电视时和我闲聊起来,“叫啥来着,奏诗白吧,她爸妈好像离婚了,而且好像六年级的时候就离婚了。”

我听到后心里一紧,但表情上没有变化“嗯”了一声。

虽然父亲滔滔不绝地谈天说地,但我基本上听不进去了,回想起去年遇到诗白她脸上的无奈,估计也是和此事有关吧,再想起她已经是单亲家庭,我的保护欲已经爆发了。

我家——映像小区,位于柳青区中学隔壁。

午后。

陈廷玉,我的另一个死党。提到他的名字,第一反应一定是儒雅随和,文人风骨。如果说叶青对于交际是无目标的,一视同仁的,那么陈廷玉就是有目标的,尤其对女生。

廷玉与我住的比较近,时常会在周末来找我遛弯。

The other side

六年级,父母不顾我因为性格不合,在冲动下选择了离婚。我现在跟着母亲,我和他们约好的,高中跟着父亲。

今天,薛月雨,算是从小学时期我的死党吧。事实上,我身边并没有多少朋友。我的性格一个词形容便是伪开朗,有的人不会去关注我的内心,只能看到我的笑容;有的人可能看到了我的脆弱和无助,但装作不知道,不想涉足我的内心,毕竟谁还没个故事呢。所以一直苦于没有能够谈心的朋友,我深深地感到孤单,十分渴望有人理解我。就算是属于很好的朋友的薛月雨也是那种一切都明白,偶尔会安慰我,但绝不想深入的类型吧。

她住在柳青区中学附近,昨天是她的生日,因为我这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强撑的外向开朗(一到了人多的场合就拉跨),所以选择在生日第二天,她身边没人的时候来给她庆贺。

Return

廷玉和我溜达了半天,最终溜回了柳青区中学。

秋高气爽,我跟廷玉慵懒地在街上,无意间视野里映入了熟悉却陌生的身影。一时间,惊讶,惊喜等诸多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1147/1147570/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