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固执的释怀还是沦陷(下)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第十章 固执的释怀还是沦陷(下)(1/2)

目送曳怜雪走后,虽然上晚自习迟到了,但我可以以物理老师让课代表去数物理练习题为正当借口。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专注于某件事的集中力还是相当自信的,所以晚自习,我一直在写作业,并没有情不自禁地想跟学习无关的事。直到回到家,环境安静下来,大脑空闲下来。我躺在床上,眼睛虽然闭上了,但满脑子都是今天送曳怜雪的过程。

原因我也大致能猜到,无论是性格还是外貌,我这种人都不合适,她对我来说是十分有魅力的女生。她敞开了我的心,使我避开了过度偏执的高中生活(虽然现在我仍然觉得考出说得过去的成绩仍然是我的主要任务),在亲近的关系下,马上到来的分班使我的心更加刺痛。(曳怜雪的理科成绩较差,但数学成绩不错,学文会具有一定的优势,她大概率会和我分道扬镳。)

距离月考1天。

一成不变的中学生活再次到来,尤其是怜雪不在的日子让我更加清醒的认识的这一点。虽然我始终在努力学习考好大学这个枷锁般的信念下到学校学习,但她的出现仿佛就是一道光,绝无仅有的闪耀在这枯燥的日常中的光。

晚自习结束后,尽管家里的床对于在学校里劳累一天的我来说如同撒哈拉沙漠中的绿洲一般,勾魂摄魄。但是那一夜是我上高中以来第一次失眠。明知道第二天就要月考了,但那夜我却躺在床上只是闭了眼,没睡着。

月考。

一夜没睡,我却比较有精神的,“熬过火了”这句话经常被人拿来形容我这个状态。

对于接下来的考试,我并不打算做什么准备了。于是我就干脆闭目养神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七点半,要去考场了哦!”

十分熟悉又温柔地声音轻轻地唤醒了我,我辨别出来了,那来源便是我这几天日思夜想的“罪魁祸首”。

“怜雪,怎么样了?”我的眼睛因为还在明适应,无法完全睁开。突然一个温和的铁质的东西蹭了过来。

“看你困成这样我没叫你,给你买的咖啡,待会加油!”

“嗯,你也是啊。”

月考结束两天。

月考成绩一般在两天后会得到完整的成绩,对我来说是个努力的机会,能利用这一次的卷子,帮怜雪提升下理科成绩,这样在如果能改善她期末考试的结果,也许会影响到她最终文理分科的选择。

月考的成绩出我意料的好,这次也是我高中头次拿第一,虽然重点班的水平不太高,但我还是进入了年级前二十。

为了掩饰我目的的突兀,我就以此次的成绩为切入点。

“嗯哼,怜雪”她应声转过头来,同时我掏出成绩单(作为物理课代表可以较早的拿到完整的成绩单。)“你要不要看成绩。”

“哦,好~”

“要不要我帮你补补物理?哼哼,我的物理还是蛮不错的。”

她没开口,只是柔和地笑着点了点头。一瞬间我隐约感觉到我的意图好像暴了露一般,于是索性就坦率一些地说“化学和生物也可以哦,你要好好加油,你不喜欢文科吧,而且我想和你一切学理,继续一个班做同学。。。。。。”得亏我的理性让我意识到是在教室里,连忙收住了“真的,要好好加油,我也会尽可能做我能做到的。”

“嗯,我会努力的,那就拜托你喽。”

之后的日子,我基本上不会再那么卖力的给其他同学讲题了,(虽然很可悲,但从初中直到前不久我都一直以“卖弄学问”这种请得到的称赞来填补自己的自卑,形成一种我也有被人需要的地方,也有可取之处的心理。)我的课下时间,以及晚自习结束后的时间基本半数以上都留给了怜雪。班里也流传着些许八卦的传闻,我觉得无所谓,倒不如说希望那些传闻直接成真的(舍弃羞耻心,破罐子破摔,同时也有点想看她是什么反应。)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1147/1147570/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