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的寒假(上)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温热的寒假(上)(1/2)

第二十章

自那之后,年前,我和诗白因为临近年关要去各自亲戚家串门等各种原因,见面次数只有寥寥。

19年除夕夜

我和叶青还有陈廷玉聚在无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从城东逛到城城西。街上只有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开着。十二月的寒风迎面扑来,我们在街上说着一些没头脑的话。冷清的街道让我们这些觉得家里过于无趣的人也感到无处可去,最后只好到满是年轻人的麦当当中待会。

“文文,新年快乐!”廷玉的手机响了一声便被秒接了,同时走了出去。

“真是令人不愉快呢,叶青,可恶嫉妒的火焰在我心中已经心中熊熊燃起,无法熄灭了!!!”

“是啊,阿奏,光我们知道的这是第几个了!!!为什么臭渣男这么讨小姑娘喜欢啊!!!”

我们一起调侃着倍受欢迎的中央空调。

“啊,嗯,新年快乐,诗白白!”我也接到了诗白新年问候。

“阿奏,你也叛变了,可恶啊。”叶青调转枪口调侃起我来。

但我心中明白,双亲离异的他是丝毫不在乎男女感情的人。

农历初一零点。

麦当当落地窗外寂静夜空中,烟花五彩绚烂的耀眼,升至最高点时爆裂的震耳欲聋,仅仅此刻,过年独有气味充斥着人们的周遭。

“咚”“砰”

“一直以来,谢谢你啦。接下来还请再陪我一段时间哦。”

“as you wish”我嘿嘿笑着“只要你不拒绝,我就绝不离弃。”

“噫,既整洋的,又说这种土味骚话。”

年后的串门和旅游活动仍然使填满着生活,即使是临近高考的高三生,也是无法回避的。我和诗白也只是在空闲时间见了一面,更主要的目的是跟我吐槽马姨(继母)如何如何地跟奏叔(诗白父)无理取闹的。(马姨比奏叔小十岁,因为总是听一面之词,所以到底无法确定马姨是怎样的人。)

阳历2月13日中午

由于诗白的生日很有特点,以至于向来不擅长记住数字的我也能也能对那天十分地敏感。同时我也相当不擅长挑礼物,便想着去太盛广场(商场)溜一圈,看看是不是会有合适的。

我没有太多送礼物的经验,毕竟朋友之间庆祝生日也仅仅是以互相请客的方式进行,不会互赠礼物这么复杂。

食物零食什么的完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口红化妆品之类的,更加不适合那个不怎么知道打理的笨蛋妹妹,至于玩具什么的感觉也完全不实用。叶青总说,有时适当的浪漫会大于实用性,虽然诗白是女孩子,但我总觉得花里胡哨的东西过于形式化,还是挑点别出心裁,并且能日用的吧。

正苦恼着,名为“酷玩酷潮”的杂货店就映入了我的眼帘。说是杂货店,里面却没什么日用品,也不会有小区周边杂货店里该摆放的五金器具。硬要简言叙述的话,这简直就是现充们为了送礼物而存在的商店。

但因为四周不是情侣,就是打扮精致的女性,或者是清爽整洁的男性,而我完全格格不入,自然而然我就默认这里不会有合我心意的礼物了。

送关系不够好的女性发饰,手链是禁忌。可挂着樱桃红珠的发绳还是牢牢地抓住了我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1147/1147570/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