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一百六十一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62、第一百六十一章(1/2)

听到这话,顾九思脑子迅速将秦楠的话过了一遍,静静思索着所有事。

而江河张合着小扇,静静看着秦楠,秦楠正视江河,毫不退缩。

范玉看了看江河,又看了看秦楠,轻咳了一声道:“这不是个小事儿啊,你有证据吗?”

“陛下,”叶青在此时开口了,打断了范玉的话道,“臣以为,如此大案,不该当堂审讯,应交由御史台办案,收集证据,得出结果后再公开审讯。”

“哦,那……”

“陛下!”秦楠跪在地上,大声道,“江大人乃朝廷重臣,与御史台千丝万缕,如若不当庭审案,臣的证据,怕就没了。”

这话出来,叶青脸色颇为难看,范玉点头道:“朕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你证据是什么?”

“微臣愿意为秦大人作证。”

范玉刚刚发问,洛子商便跪在了地上,恭敬道:“微臣乃洛家遗孤,当年事发之时,微臣亦在场,只是因为年幼,受了惊吓,如今再见到江大人,便想起过往来。”

“那你为何不早说?”

叶青皱起眉头,洛子商低声道:“微臣不敢。这是这次黄河偶遇秦大人,受长辈鼓舞,才终于决定站出来替洛家讨个公道。江大人一手遮天,微臣又怎敢如此贸然指认?”

“那洛大人是出于什么立场来如此指认呢?”顾九思慢慢开口,露出玩味的笑容来,“洛大公子?”

洛子商不说话了。

顾九思和洛子商都心知肚明,他不是洛家的大公子,他只是街上一个乞儿,一个冒名顶替的人,来替洛家伸冤,这简直是笑话。

洛子商抬眼看向顾九思,片刻后,他出声道:“那不如验证一番?”

说着,他撩起袖子,神色笃定:“古有滴血认亲,秦大公子乃当年洛小姐所出,我身负洛家血脉,自当与秦大公子血脉相融。如今秦大公子已在殿外,若是顾大人有所疑虑,不如一试。”

“你……”

顾九思正要开口,就被江河一把按住。顾九思奇怪回头看向江河,洛子商自然是洛家血脉,只是他不是洛家大公子,而是洛依水的血脉。

顾九思早在之前,心里就清清楚楚,今日洛子商要验,他就给他验个彻彻底底。他就不信等验完之后,洛子商还能站在这儿同他规规矩矩说鬼话。

但江河按住了他,顾九思震惊了片刻后,他沉默下来,江河看着秦楠,继续道:“还有其他证据吗?”

“都在此处了。”

秦楠奉上折子,恭敬道:“十一年前,我夫人洛依水因病去世,去世后不到一年,江河便为了玉玺前往洛家,伐害洛家满门,江河得到玉玺之后,将玉玺交由梁王,梁王因此信心大振,才苦心谋划,于三年前举兵起事,致大荣倾崩,征伐不止,百姓流离。”

“今日,有当年洛家遗孤指正,而微臣查阅了十一年前江大人在东都的官署记录,洛家灭门之时,江大人正因病休沐,长达一月之久。而后,微臣几经走访,又寻到当年梁王身边侍奉的侍从,可证明当年玉玺,的确由江大人交给梁王。如此桩桩件件,还不足以证明,当年洛家一事,便是江河所为吗?”

“江河灭洛家满门,不仅仅是杀百余人。他后来怂恿梁王举事,岂止是乱臣贼子所能称谓?然而,如此贼人——”秦楠眼含泪,直起身来,指着高座上的人,厉喝道,“今日却坐于高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怕天子都莫不敢从,大夏朗朗乾坤,竟也能容得乱臣贼子如此猖狂吗?!”

听到这些,顾九思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满朝武俱不敢出声,顾九思静静看着跪在地上的秦楠,他认真注视着他。

那一瞬间,他仿佛又是回到了黄河边上,那些百姓注视着他的目光。

“顾大人,”秦楠放低了声音,克制着眼泪,“您能为黄河百姓做主,您敢冒死为荥阳求一份公道,如今在东都高堂,您就弯了脊梁,因为他是您舅舅,因为他是这右相江河,是吗?”

顾九思的手微微颤动,江河转头看他,目光似笑非笑。

“如果大夏朝堂没有一分公正,”顾九思艰涩开口,“秦大人,您又如何能在这里,如此说话?”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如今是没有人敢说话的,说话,如果帮着江河,那全然说不过去,证据在前,秦楠如此当众告状,谁也不能坏了这样的规矩。可帮着秦楠,一个秦楠,又怎么能扳倒江河这样的大臣?日后江河记恨,谁都讨不了好。

这时候,也仅有身为江河侄子、同为辅政大臣的顾九思,能够出声了。

而顾九思这话出去之后,也标明了他的态度,他神色平静:“大夏不会因为任何人乱了规矩,秦大人,您不放心此案交由御史台,那交给刑部尚书李大人,您看如何?”

李玉昌是出了名的公正耿直,秦楠早已和李玉昌熟悉,他听得这话,恭敬道:“下官无异议。”

顾九思站起身来,朝着范玉恭敬行礼道:“陛下,如此处置,可妥当?”

范玉撑着下巴,笑道:“妥当啊,都你们说了算,朕觉得挺妥当。”

顾九思假作听不出范玉口的嘲讽,让李玉昌出列,接下此案。而后他转头看着江河,平静道:“江大人可有其他话说?”

江河耸了耸肩:“没有,让他们查吧。”

顾九思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后道:“那请江大人脱冠。”

江河听到这话,苦笑了一下,但他也没有为难顾九思,他解下发冠,跟随着士兵,意态从容走了出去。

等做完这一切后,顾九思转头看向秦楠,神色平静道:“如此,秦大人可觉满意?”

秦楠跪在地上,低哑道:“微臣谢过陛下,谢过诸位大人。”

处理完江河的事后,范玉也没了什么上朝的兴致,打了个哈欠,便宣布退朝。

退朝之后,顾九思从高台上走了下去,他走到秦楠面前,秦楠静静看着他,两人默默无言,许久后,顾九思艰难笑了笑:“你同我说你要留在荥阳,又突然告诉我要回东都,我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秦楠低着头,沙哑出声:“对不住。”

“是洛子商告诉你的?”

秦楠没有出声,顾九思垂下眼眸:“你便不怕他骗你?”

“他是不是骗我,”秦楠苦笑,“我听不出来吗?”

顾九思没有说话,他静默了片刻后,听秦楠道:“如果李大人查出来当真是你舅舅,你当如何?”

“我能如何?”顾九思得了这话,苦笑出声。

他转头看向殿外,叹息道:“秦大人,好走不送了。”

说完,他便转身出了大殿,往外走去。

他刚一出门,便被叶世安抓住,叶世安拉着他往外走,颇为激愤道:“你今日为何不揭穿洛子商?”

“揭穿什么?”

顾九思知道叶世安愤怒,他由他驾着,神色平淡:“揭穿他不是洛家大公子的事儿?”

“对。”叶世安立刻道,“今日必然是他设局诬陷江大人,你还看不出来吗?你让他把秦公子叫进来,他也就唬唬大家,他敢验吗?!”

顾九思听到这话,他苦笑不语。

他突然有那么些羡慕叶世安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在他心里,他的亲友都是好人,洛子商便是恶人,他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无条件站在自己这一边就够了。

顾九思不忍打扰叶世安这份天真,他只能是抬起手,拍了拍叶世安的肩,温和道:“我自有我的理由,世安,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舅舅。”

叶世安抿了抿唇,他似有不满,顾九思想了想,接着道:“等一切清楚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九思,”叶世安看着顾九思,他神色微动,“你变了。”

顾九思愣了愣,片刻后,他有些疲惫笑起来:“或许吧。”

顾九思说完后,转身前往了天牢。他走在路上的时候,一条一条捋顺了许多事。

洛子商的身世、洛家灭门的案子、洛子商与江河第一次见面的异常、江河与秦楠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江河拿到遗诏的原因……

他一面走,一面想,等捋顺之后,他反而平静下来。

他走进天牢之,看见江河坐在牢,他旁边放了一堆折子,这里与他的官署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顾九思站在门口,江河注意到他,他挑了挑眉:“站在这儿看我做什么?不回家去?”

“回家去,”顾九思苦笑,“我娘得打死我。”

“把我交给李玉昌的时候不怕被你娘打死,现在来猫哭耗子啦?”江河盘腿坐在狱,撑着下巴,看着他道,“你是来问我话的吧?你若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我若问了,你便会回答吗?”

江河漫不经心回道:“看心情吧。”<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