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一百六十三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64、第一百六十三章(1/2)

听到这话,柳玉茹在短暂的诧异后,旋即冷静下来。

洛子商之所以能有今日的位置,最重要的便是他代表着扬州,一旦他无法操控扬州,那么他对于范玉而言,也就没有了多少价值。而他在东都耕耘已久,扬州必然已经早有了变化。

柳玉茹明白了顾九思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说着,她转头看向了孩子,犹豫了片刻后,慢慢道:“我带着锦儿过去吧。”

顾锦如今还需要喂奶,是离不得柳玉茹的。顾九思听到这话后,愣神了片刻后,他沉默下去。

让柳玉茹去,他是有自己的思量的。柳玉茹机警聪慧,她的生意这一年来也已经深入扬州,在扬州有她的诸多人手,她去扬州,比他们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方便。最重要的是,柳玉茹是个女人,更容易接触到姬夫人,而且,她是他们这一群人,唯一一个与洛子商有其他交流的人。

顾九思一早已经留意扬州,虽然洛子商把扬州守得固若金汤,他的人没有太多消息带过来,但有一点他却是能推测的,姬夫人之所以愿意这么安安稳稳当一个傀儡,无非是因为,姬夫人心对洛子商有另一份期盼,在姬夫人心,扬州,或许便是她和洛子商两人的扬州。所以要里间姬夫人和洛子商,还需从里间二人的关系下手,这样的话,他们需要更多对洛子商的了解。以上种种,都指明了柳玉茹是他们这一群人最好的人选。

然而柳玉茹提到了顾锦的名字,顾九思顿时便有了几分犹豫。他想起之前柳玉茹去扬州收粮,那时候一路凶险,如今顾锦不足半岁,他没有好好照顾妻儿便罢了,还要让柳玉茹离了他身边……

他是一定得赶去周高朗那里稳住局势的,而扬州也是要去的……

柳玉茹看着顾九思沉默,便立刻知道了顾九思的意思,她让人将顾锦抱过来,有条不紊指挥着人去装马车,随后同叶韵和芸芸道:“你们两同我一道吧。”

“玉茹……”

“洛子商很快便会解决完东都的事,然后来追击你们,你们带着我们一路,怕是凶险,”柳玉茹抬眼看向顾九思,冷静道,“孩子我带着,你们引了追兵,我们往南方走。”

“顾大人,”叶韵也出声了,她声音疲惫,带着低哑,“我陪着玉茹过去,不会有事。”

听到这话,叶世安也劝了:“九思,走吧。”

周边人都劝着顾九思,顾九思咬咬牙,终于是伸手去,紧紧抱了柳玉茹一下,低哑道:“对不起。”

“没关系。”

柳玉茹温和出声:“回来多带带孩子。”

顾九思应了声,放开了柳玉茹后,他大声指挥着人分成两队,他将望莱留在了柳玉茹身边,马车也都留给了柳玉茹,而后他送着柳玉茹上了马车,随后目送着一群人都离开了去。

这时候,周思归终于醒了过来,之前应当丫鬟怕他哭,特意喂了药,如今醒了过来,他哇哇大声哭嚷着,叶世安抱着周思归,木南抱着周思归,手足无措道:“公子,他哭个不停怎么办?”

顾九思得了这话,回过神来,他从木南手接过了孩子,他抱顾锦是抱习惯了的,抱过来,拍了拍后,同旁边人道:“弄点米浆来。”

柳玉茹走时特意给周思归留了米浆,顾九思用米浆喂过周思归,随后便用一个布带将他系在身前,然后翻身上马,领着所有人一路疾驰向幽州。

两队人马,一南一北,背道而驰。

顾九思和叶世安一批人驾马驰骋,风雨如刀。

而柳玉茹和叶韵等人坐在马车里,朝着最近的河道行了过去。

柳玉茹抱着顾锦,轻轻拍打着她的背,给顾锦唱着小曲,哄着她睡着。

叶韵坐在她对面,此刻已经没了人,她坐在马车上,一直没动,就转头看着外面的天空。这一日天色不是很好,黑压压的一片,柳玉茹哄睡了顾锦,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沉默了片刻,终于道:“想哭就哭罢。”

叶韵听得这话,她没出声,一直盯着窗外没有回头,许久后,她才道:“父亲母亲死的时候,我已哭够了。如今也不想再哭了。”

柳玉茹不知如何劝解,旁边叶韵看着外面的天,过了一会儿,她慢慢道:“你会想你父亲吗?”

柳玉茹听到这话,她愣了愣,片刻后,她垂下眼眸,回道:“我父亲他……你也是知道的。你说若彻底不想,也不见得,他这人算不上个好父亲,但我的确是吃了柳家的,住了柳家的,生养之恩,我仍旧记着。只是他到底是让我寒了心……”

柳玉茹轻叹一声:“我想着,如今我要找他,并不容易,他若要找我,却是容易得很。这么久了,他也没找我。要么便是人没了,要么便是不愿见我。我便当他不愿见我吧。”

叶韵静静听着,她脱了鞋,靠在马车的车壁上,蜷缩起来,抱住了自己,低声道:“我原以为到了东都,便是走到头了。就算有什么波澜,也不会再见生离死别。”

“可我叶家是怕是上辈子没有供奉好菩萨,”叶韵苦笑,“叔父如今一走,家长辈,怕都是没了。”

叶韵说着,声音里带了瓮声:“其实我想我父亲得很,他待我很好,我总在想,若他还在,或许一切都会好了。”

柳玉茹出不了声,就这么片刻,她突然觉得,叶韵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叶韵,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

她惯来是不会安慰人的,因为她这个人遇到什么事儿,也是自己默默藏在心里。她不知道安慰有什么用,但却也明白,此刻她得说点什么,她抿了抿唇,终于道:“你哥还在。”

说着,她又道:“而且,沈明也还在。”

听到沈明的名字,叶韵颤了颤睫毛,柳玉茹接着道:“人一辈子,总有不同的人陪着。你的长辈离开了你,可你会有新的人陪你走下去,等日后,或许你也会同我一般,成为别人的长辈。”

柳玉茹说着,轻轻笑了:“这怕就是咱们这一辈子得走的路了。”

“那这路也太苦了。”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