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一百六十六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67、第一百六十六章(1/2)

周家军队停在临汾,给周夫人和秦婉之设了七日灵堂。

做下决定那天晚上,周烨便开始给秦婉之守夜,灵堂里点了七星灯,传说这盏有七个灯芯的灯会照亮逝者的黄泉路途,让逝者能够看得清前路离开。

所以周烨一直不肯睡,不眠不休守着,就怕这盏灯灭了。

顾九思没有劝阻,便陪着他,临汾里哀歌声、哭声交织,周烨跪在灵堂前,守着一盏灯,一言不发。

顾九思低着头烧着纸钱,好久后,周烨慢慢道:“其实你都是知道的。”

顾九思烧纸钱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低着头,看着跳动的火焰,好半天,才应了一声:“嗯。”

“她们为什么会死?”

周烨垂着眼眸:“我们不是已经答应去豫州了吗?”

“因为洛子商,并不希望你们去豫州。”

顾九思低声道:“他只是用一个名义,将豫州前线的士兵调走,方便刘行知攻打豫州,而后再用周夫人和嫂子的死激怒你们,让你们攻打东都,之后你们在东都与本该在前线的军队两败俱伤,洛子商再出手。他所求,是这个天下。”

“所以,”周烨睫毛颤了颤,“你做了什么呢?”

顾九思听出他言语的不甘,他抿了抿唇,终于道:“我试着救过嫂子。”

“可你没有救出来。”

周烨抬眼看他:“我能怪你吗?”

顾九思说不出话来了,他捏紧了衣衫,低哑道:“大哥,你们要做什么,我拦不住……”

“你让沈明带走三万人马,其实不是去扬州的。”风吹进来,周烨转过头去,抬手护住一盏在风摇晃着的七星灯,他低着头,慢慢道,“你是猜想着,如果婉之真的死了,我与父亲便不会去豫州,一定会攻打东都,因此你提前调走人马,是让沈明去前线,挡住刘行知。”

顾九思低着头,他深吸一口气:“大哥……”

“为什么你如此无动于衷?”

周烨看向他:“为什么你明知婉之要死了,明知道我将走投无路,你却还能如此冷静盘算着,如何调动手兵马,如何稳住大局?”

“因为我知道,”顾九思艰涩开口,“嫂子是为了所有人好好活着死的,我不能让她白白死了。”

这话让周烨不再言语,他低垂着眼眸,看着手下护着的、跃动着的灯火,好半天,终于开口道:“你出去吧。”

“我想一个人,和婉之待一待。”

******

秦婉之的灵堂设起来第三日,沈明便领着三万军队,赶到了扬州边境上。他还在路上就给了柳玉茹消息,他到了扬州边境,柳玉茹这边也已经准备好。她找到了杨龙思,借着杨龙思的手联系上了诸多过往扬州贵族子弟,陈寻接近了姬夫人,也已经同姬夫人铺垫好了柳玉茹与洛子商的“感情”,王平章也拿着钱四处打点,买通了一大批人。

她接到沈明消息当晚,便将王平章和陈寻都叫了过来,同两人道:“幽州已派三万兵马过来,消息最迟后日就会到扬州,我们明日一早动手,而后拿了子商的印章,立刻让各城开路,将幽州兵马迎进来助我们平乱。”

“三万?”

王平章颇为震惊:“为何来这样多人?”

“扬州只是路过,”柳玉茹立刻解释道,“他最主要的是要去幽州。”

听到这话,王平章冷静了许多,他点头道:“明白了。”

所有人筹备着一切,王平章已经打点好了萧鸣的亲军,萧鸣最得力的军队是东营的人,王平章买通了其几个将领,又在厨房伙计安排了他们的人。王平章原是想直接将这些士兵毒死,却被柳玉茹拦下,只是道:“蒙汗药效果好些,他们晕了之后,全都捆起来就是了。”

王平章在柳玉茹劝阻之下放弃了这个念头,而后他们按着柳玉茹的话,伪造了一把小扇,一块玉佩。这两样东西都是洛子商贴身之物,柳玉茹早先见过,她将这两样东西仿造出来后,便在第二日抱着孩子,前往了洛府。

她到了洛府门口,坦坦荡荡往门口一站,大声道:“去通报萧鸣一声,说柳氏商行柳玉茹,前来求见。”

柳氏商行在扬州也算颇有分量,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洛子商在柳氏商行那条商道上投了不少钱,下人不敢怠慢,赶紧去通报了萧鸣。萧鸣听闻柳玉茹来了,他愣神了片刻,随后忙道:“快请。”

当初这位柳夫人在扬州收粮,搞得扬州后来粮价动荡,这事儿萧鸣还记忆犹新。更何况后来洛子商与柳玉茹关系密切,萧鸣更是不敢怠慢。

萧鸣是洛子商师弟,比其他人更亲上几分,他经常能见到洛子商放在书房里的一把雨伞,那把伞只是扬州码头随意一把伞,可洛子商却珍而重之放着。萧鸣知道这把伞非同一般,便特意去打听过,才知是柳玉茹给的。

因着这层关系,他便知道自己师兄对这位夫人心非同一般的感情,他忙忙到了大堂,便看见柳玉茹已经坐在大堂之了。

她抱着一个孩子,正低头逗弄着孩子,神色从容温和,全然不像是来谈事情的。萧鸣在短暂踌躇后,恭敬行礼道:“萧鸣见过柳夫人。”

“是阿鸣来了,”柳玉茹听到萧鸣的话,笑着抬起头来,仿佛是一个温和的长者一般,柔声道,“可方便进一步说话?”

萧鸣看着柳玉茹的样子,心里有些忐忑,柳玉茹这一系列动作太过于反常,但他还是应声,让人全都下去,等所有人都走后,萧鸣坐在柳玉茹旁边座上,小心翼翼道:“柳夫人今日前来,可是有要事?”

柳玉茹在外经商多年,许多人都以她的姓氏作为尊称。而萧鸣固执叫着柳玉茹柳夫人,自然是有他的私心。

他始终还是希望洛子商能有一个家。

这样,洛子商或者能过得更幸福些,这也是他作为师弟,对于他师兄的祝愿。

柳玉茹虽然是嫁了顾九思,可萧鸣心,顾九思既然是他们的敌人,早晚是要死的,一个要死的人的妻子,自然等于没有丈夫。于是从一开始,萧鸣便已经将柳玉茹当寡妇看待了。

柳玉茹并不清楚这少年种种心思,抱着顾锦,叹了口气道:“的确是有事,这事儿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师兄他在东都的事儿,你也听说了吧?”

“听说了。”

萧鸣点点头,随后道:“这与柳夫人今日来有关?”

“我……”柳玉茹抿了抿唇,似是有些尴尬,“我本不该说这些,可是我也是没得法子。我与你师兄在东都……”

柳玉茹说着,脸上带了几分羞红,萧鸣茫然道:“啊?”

这一声“啊”完之后,萧鸣猛地反应过来,随后不可思议道:“你……你与我师兄……”

“这个孩子便是他的。”柳玉茹低着头,小声道,“我原不想说,可他与我夫君闹成那样子,我总得有个立场。再加上这事儿也被我夫君发现了,东都乱了,我流亡出来,也回不去,只能来了扬州。”

柳玉茹说着,声音里带了几分哀切:“他当初同我说过,等日后天下平定,便会娶我,我也不知道这当不当得真。可如今我已经走投无路,他就算不娶我,也得给孩子一条生路啊。”

柳玉茹说得情真意切,一面说一面红了眼眶,竟是低低哭了起来。

美人哭得梨花带雨,柳玉茹正等着萧鸣问她要信物,可萧鸣在愣愣盯着顾锦半天之后,一拍手道:“我说,这孩子的眼睛,怎么长得这么像师兄!”

柳玉茹:“……”

顾锦长得像顾九思,而顾九思又与江河长得相似,洛子商虽然其他地方长得不像江河,但单论眼睛,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萧鸣突然有些激动起来,他忙道:“这事儿师兄可知道?”

柳玉茹摇摇头:“我……我没让他知道。我本打算就这么算了,可走到如今,顾九思又发现了,唉……”

柳玉茹叹了口气,萧鸣点头道:“我懂我懂。”说着,他往顾锦面前凑了凑,颇有些高兴道:“我能抱抱她吗?是个女孩儿?”

柳玉茹点点头,高兴道:“这算您半个侄女儿,您抱抱她,也是应当的。”

萧鸣赶紧伸出手去,抱起了顾锦。

萧鸣生得俊朗,还是少年郎模样,顾锦惯来喜欢好看的人,立刻咿咿呀呀冲着萧鸣伸手去,萧鸣被她逗笑,眉眼间都是笑意。

柳玉茹看着这样生动的人,心里一时有些不忍,可如今一切布置好,箭在弦上,也容不得她多想,她怕与萧鸣相处,疲惫道:“多日赶路,您能否先安排个房间,让我和锦儿歇息一下?”

萧鸣听到这话,才想起来,忙道:“是我的不是,我这就给嫂子安排。”

说着,萧鸣招呼人过来,他迅速让人打扫了洛子商的院子,然后领着柳玉茹道:“嫂子跟我来吧,师兄已经许久没回来了,先打扫了他院子里的客房给您,”他一面说,一面看向柳玉茹,观察着柳玉茹的神情,似是提醒道,“等安置好您,我便将您到扬州的消息送给师兄。”

柳玉茹听出这话语的试探。

若她与洛子商并无这些事情,萧鸣与洛子商一通信,她便会露底。但柳玉茹本也不打算给他这个收信的时间,于是她笑着道:“那你得同他说,让他早些回扬州来,我在这儿等他。”

她神色坦坦荡荡,毫无惧意,眼带了几分思念着情郎的温柔,萧鸣见着她这样子,便放心了不少。他抱着顾锦,一面逗弄着顾锦,一面同柳玉茹说话。

这一日风光极好,春暖花开,柳玉茹走在扬州特有的园林长廊之,听着少年带了几分欢喜的声音,沐浴着阳光,一时竟有了几分恍惚。她有些奇怪于萧鸣的欢喜,不由得道:“你似乎很喜欢阿锦。”

“是呀,”萧鸣回头,笑着道,“这是师兄的孩子呀。”

“你对你师兄,”柳玉茹有些疑惑,“为何这样维护?”

“因为我的命是师兄救的。”

萧鸣声音有些悠远,他似是想起什么,回头同柳玉茹道:“哦,嫂子,你别觉得师兄平日太算计人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