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一百六十七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68、第一百六十七章(1/2)

秦婉之和周夫人的灵堂设了七日,这七天周烨一句话没说,他就跪在灵堂前,默默点着两盏七星灯。

周烨一直不肯睡,不眠不休守着,就怕这盏灯灭了。

顾九思不能劝他,他只能每日出去布置其他事宜。

如今的情况,周高朗是一定要反的了,那么他必须要让周高朗有一个更好的造反理由。

于是那几日,临汾附近各地,都开始有了一些异相,有人在山遇到了口吐人语的凤凰,说:天子无德,白虎代之。

而周高朗出身虎年,军旗标志便是白虎,因此很快便流传出来,上天要求周高朗做天子。

又有人曾在午市看见两个太阳,还有人开出写了“周氏伐范”的玉石……

诸如此类传说,在那几日四处流传,而后飞快朝着各地奔去。

这一切都出自叶世安和顾九思的手笔,叶世安甚至还准备了黄袍,暗放在了自己卧室之。而周高朗和周烨对此似乎一无所知,他们沉浸于自己亲人逝去的悲痛之,对外界不管不问。只是每天清晨,叶世安会到周高朗屋,固定汇报一下每一日发生的事情。

这时候顾九思不在,因为他被安排着每日要陪伴一会儿周平。他白日要办事,只能挑选这个时间来陪周平。

第七天,因为行军,秦婉之和周夫人只能暂时葬在临汾山上。

上山那天,周高朗和周烨都去抬棺,顾九思和叶世安跟在一旁,叶世安跟在周高朗身边,顾九思跟在周烨身边。周烨那天没哭,他就是扛着承着棺材的木桩,一步一步往山上行去。

这几日他吃得不多,也几乎没睡,走到半路时,他眼前一晕,便直直跪了下去。

他觉得肩头约有千斤重,在黑暗和恍惚之,他感觉有人帮他抬起了木桩,他回过头,看见顾九思站在他身后,他单膝跪着,静静看着他,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扛着原本该在周烨身上的木桩,无声支撑在周烨身后。

周烨缓了片刻,他摇摇头,撑起自己道:“我得送她最后一程。”

“我替你。”

顾九思没有退开,而周烨也的确没了力气,叶世安过来,扶起周烨,顾九思单膝跪着,喝了一声“起!”

他再次将棺木抬起来,叶世安扶着周烨跟在他身边,他们一起上了山,等到下葬的时候,本该是周烨来领着人铲黄土葬了秦婉之,可他却久久不动。

他看着棺木,颤抖着唇,握着铲子的手,却是半点力气都没有。

顾九思见着了,他伸出手去,拿过周烨手边的铲子,低声道:“你没了力气,我来吧。”

说着,他便铲了第一铲土,倾倒了下去。当黄土遮掩棺木时,周烨看着棺木,眼泪便落了下来。

黄土和眼泪交错而落,直到最后,最后一柸黄土掩盖了棺木,周烨猛地跪在了地上,痛哭出声。

这一声哭仿佛是点燃了火油的引子,所有人都低低呜咽起来,周家侍从一个接一个跪了一片,直到最后,只有顾九思一个人站着。

他看着跪了一片的人,他仿佛是把所有情绪都遮掩了起来,他触碰不到其他情绪,与这里格格不入,好久后,他才慢慢跪下去,深深给秦婉之和周夫人叩首。而后他站起身来,朝周烨伸出手道:“大哥,起身吧。”

“还有许多事,需要我们去做。”

叶世安也上前来,他同顾九思一起扶起周烨,平静道:“大公子,少夫人血仇未报,还望振作。”

听到这话,周烨抬起头来,他看着叶世安,叶世安还穿着成服,头上戴着孝布,周烨静静盯着他,好久后,他却是问了句:“你为什么不哭呢?”

叶世安听到这话,便明白了周烨的意思,他握着周烨的手有力又沉稳,淡道:“第一次的时候,哭够了。”

周烨和顾九思都看向叶世安,叶世安垂着头,平静道:“走吧。”

得了这话,周烨总算有了几分力气,所有人一起下山之后,周高朗和周烨便去熟悉。顾九思和叶世安叫来所有将领,等候在大堂。

人已经送上山了,活着的人却还要往前走。

他们在大堂等了一会儿,周烨和周高朗也出来了,他们换了一身素衣,脸色看上去算不得好,周高朗坐下来,有些疲惫道:“诸位是来问,接下来做什么的吧?”

所有人对视了一眼,俱不敢答话,叶世安走上前来,恭敬道:“大人,如今事已至此,天子无德昏庸,又受奸臣洛子商蒙蔽,于情于理,我等都不能坐以待毙了。”

“那你觉得,要如何呢?”

周高朗抬眼看着叶世安,叶世安加重了语气,克制着情绪道:“卑职以为,如今就当新立天子,直取东都,以伐昏君。”

“混账!”

听到这话,周高朗举杯砸向了叶世安,怒道:“天子是想立就立的吗?!先帝于我有恩,如今陛下乃他唯一血脉,天命所归,你要新立天子,那就是谋逆犯上!”

“可先帝也曾有遗诏,”叶世安被杯子砸得头破血流,他却是面色不动,依旧维持着姿势道,“若陛下废内阁,可废而再立,况且,顾大人手握天子剑,本就有上打昏君下斩奸臣之责,如今天子丧德废内阁、引动荡,难道不该废吗?”

“先帝……”周高朗颇为感慨提起来,他叹息了一声,随后道,“那诸位以为,立谁合适呢?”

众人面面相觑。

立谁?

这个答案所有人心知肚明,如今提谁,周高朗都必然不同意,唯一能立的,只有周高朗。于是一个将士大着胆子上前道:“大人,如今市井盛传,有人曾在山遇到凤凰,口吐人语,言及‘天子无德,白虎代之’,大人一生征战英勇,以白虎为旗,人称白虎将军,百姓都说,凤凰此言,便是预示,这皇位非大人不可!”

“胡说道!”

周高朗瞪大了眼:“你休要胡说道,我明白了,你们这些人,今日都是想害我!我周高朗忠义一世,怎可能有这样犯上作乱的想法,都退下吧!”

说完,周高朗站起身来,气喘吁吁走开了去。

周烨朝着所有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离开。

等周高朗和周烨走了,所有人有些急了,他们冒着谋逆跟了周高朗举事,如今周高朗却不肯称帝,他们怎么办?

所有人都围住了叶世安和顾九思,着急道:“顾大人,叶大人,如今周大人是什么意思?他若不想称帝,早先为什么要举事。”

“周大人说要向陛下求条生路,”顾九思悠悠道,“有说过,自己要做皇帝吗?”

这话一问,将所有人问住了,顾九思低下头,慢慢道:“如今这世道,皇帝三五年一换,周大人原本只是想保住家人,如今家人保不住,他去抢这个位置做什么?不如向陛下投个诚,好好回东都去。东都那些被杀的大臣都是太不听话,以陛下和周大人叔侄的关系,周高朗只要向陛下认错,好好听陛下吩咐,陛下应当也不会怎么样。”

说着,顾九思伸了个懒腰道:“诸位大人散了吧,回去休息一下,说不定明日就回幽州去了。”

周高朗向范玉投诚,自然是要送上一些诚意的。之前范玉就是让周高朗斩了他们入东都,如今周高朗若真有心要和范玉和好,那他们便是周高朗最好的礼物,他们一群人,必死无疑。

众将士对看了一眼,见顾九思往前行去,一位将士忙叫住他道:“顾大人!”

顾九思顿住步子,挑眉回头,那将士立刻道:“顾大人,您既然说这些,必然是有办法。您给我们一个法子,日后我等便全听顾大人吩咐了。”

顾九思似乎是早在等这一句,他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说笑了,诸位想的,顾某明白。其实这事儿好办,周大人想和陛下和好,就让他和陛下没法和好,不就行了吗?”

说着,顾九思转过头去,看着叶世安道:“世安,我记得前些时日你收了件皇袍戏服?”

叶世安笑了笑,恭敬道:“是了,这些戏子为着唱戏,竟也敢伪造皇袍,我便将它收了,本要处理,但前些时日太过繁忙……”

“叶大人!”

听到这话,所有将士都明白了,他们上前一步,激动道:“这皇袍,可否借我等一用?”

叶世安得了这话,笑着道:“自是可以。”

“其实……我与叶大人,都站在诸位这边。”顾九思踱步回来,停在叶世安旁边,笑着同众人道,“诸位以为,就趁着今夜周大人睡下,我们拥立新君,如何?”

“就当如此!”

同顾九思先前对话着的人道:“就趁今夜。”

当天夜里,周高朗早早睡下,周烨坐在房,他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静静画着秦婉之。等到夜深时分,外面就闹了起来,侍卫急急忙忙冲进了周烨的房,焦急道:“大公子,顾九思和叶世安带着人冲进府来,往大人房间去了,我们……”

“不必管。”

周烨冷静回复,淡道:“由他们去。”

周高朗近来颇有些疲惫,他睡得模模糊糊时,便听外面喧嚣,而后就听有人一脚踹开了房门,他惊慌起身,迎头便是一件黄色的衣服盖了过来。他来不及反应,就听顾九思道:“大人,得罪了。”

说罢,所有人一拥而上,架着周高朗就将衣服套了上去。

周高朗慌忙挣扎道:“你们做什么?这是做什么!”

没有人回话,顾九思、叶世安还有一干人等,将衣服随意一裹,便拉扯着周高朗走出了房门,等走出院子之后,顾九思立刻放开了周高朗,旋即跪在地上,朗声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一领头,院子里所有人立刻放下兵器,跪了下去,大喊出声:“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周高朗愣愣看着所有人,颤抖着声道:“你们……你们……”

“陛下仁德敦厚,身负天恩,前些时日,双阳共列于白日,石开玉写明‘周氏伐范’,又有凤凰言语白虎代天子,这些都是上天预示,降陛下于世,救苍生于水火啊!”

顾九思不待周高朗说完,便慷慨激昂一番陈述,周高朗沉默无言,许久后,他叹息道:“你们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陛下,”顾九思见他语气软下来,便继续道,“如今夫人刚丧,我等心心念念为夫人报仇,所谓哀军必胜。陛下便该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