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一百七十章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71、第一百七十章(1/2)

顾九思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下去,顾九思抬眼看向江河,冷静道:“舅舅,如今已是非常时局。”

不拼了命,哪里还有半分活路?

他们手无兵无将,却要同时平衡住近乎是三国之力,哪里还能让他们有喘息之机?

江河也明白顾九思的意思,他叹了口气,拍了拍顾九思的肩膀,只是道:“便听你的吧。”

江河虽然不掌握实权,但在东都底层却多有建设,他们规划了一条到时候顾九思逃跑的路线出来,而后安排了下去。

第二日,西凤在乐坊排舞,杨辉早早便来了,西凤与他调情了一番之后,被他在暗处搂在了怀里,西凤似是有些紧张,背对着杨辉,低低喘息着道:“你会迎我入府吗?”

“只要你愿意。”杨辉笑起来,低声在她耳边道,“我已同陛下说了。”

“你同陛下说了?!”

西凤高兴回头:“陛下同意了?”

“一个舞姬而已,”杨辉见她欢喜,不由得也笑起来,“陛下不会为难。”

西凤听到这话,踮起脚尖来,亲了杨辉一下。杨辉少有享受这样小女儿姿态,他笑呵呵没有说话,西凤正要在说什么,突然又皱起了眉头,杨辉不由得道:“怎的了?”

“你说,”西凤抬眼看他,小心翼翼,“我昨日宫宴,见陛下似是与另外两位将军起了冲突,不会为难你吧?”

这话让杨辉脸色有些变了,可他维持住神态,淡道:“陛下宽厚仁德,昨日的确兹事体大,怪不得陛下。陛下待我仁厚,你大可放心。”

“你这样说,那我便放心了。”

说着,西凤靠近了他,挂在他身上,欢喜道:“你何时来接我?”

杨辉想了想,商量着道:“明日?”

说着,他揽住西凤的腰,低头在她颈间深深嗅了一口,迷恋道:“你可真香,今夜好好收拾,明日一早,我让人到乐坊来迎你。”

“那我等着你。”

西凤放低了声音:“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对我。”

“那是自然。”

杨辉朗笑出声来。

两人依依不舍分别之后,已是黄昏,西凤回了乐坊厢房,便开始梳妆。

她重新画了一个艳丽的妆容,眼角尾线高挑,看上去美艳动人。

等到黄昏时分,月娘便来了她屋,低声道:“刘公公从宫里来人了,你快些。”

西凤应了声,盈盈起身来,朝着月娘一福,低声道:“多谢照顾了。”

月娘回了她一礼:“应当是我们谢你才是。”

说着,两个人直起身来,看了对方片刻后,俱都笑了起来。

“快走吧。”

月娘催促她,西凤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而后进了宫来的轿子,她被小轿抬入宫,而后便站在寝宫之外,寝宫外同她一样站着的还有几个女孩子,西凤认出来,也是乐坊的舞姬。

这几个舞姬生得远不如她,站在一旁瑟瑟发抖,里面传来范玉骂人的声音,似乎在咒骂着谁,没了片刻,就听见女子尖叫起来,不一会儿,寝殿门开了,一个女子的尸体便被抬了出来。

西凤同其他女子一起抬眼,目送着那女子离开,而后便听里面传来范玉带了几分不耐的声音道:“进来吧。”

西凤听得这话,便提步走了进去,其他几位舞姬战战兢兢跟在她身后,范玉转过头,便见西凤朝着他盈盈一福,恭敬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和旁边颤抖着的女子形成鲜明对比,范玉挑了挑眉道:“你好像不怕朕。”

“陛下乃天子,”西凤恭敬道,“奴婢的命便是陛下的,便是为陛下赴死也甘愿,又有什么好怕?”

“当真?”

范玉挑了眉,从旁边抓了一把剑扔了过去:“自己抹脖子上路吧。”

听到这话,刘善忙要开口,却见西凤毫不犹豫拔了剑就朝着自己脖子上抹过去,不等刘善出声,范玉便立刻道:“慢着!”

范玉直起身来,看着西凤,抬手道:“你,今夜留下来。”

西凤放下剑,朝着范玉盈盈一拜:“谢陛下恩宠。”

“剩下的,”范玉百无聊赖道,“都拖下去喂狗。”

“陛下!”

房内女子顿时哭成了一片,范玉转头看向刘善,刘善忙挥手道:“下去,都带下去!”

刘善一面哄着其他人,自己也一面跟了出去,等他们走了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了范玉和西凤,范玉看着西凤,颇为玩味道:“你的命都是朕的?”

“是。”

西凤答得果断,范玉靠在床上,静静看着西凤,许久后,他笑了一声:“你喜欢朕吗?”

西凤没有说话,她注视着座上少年帝王,他生得也算俊美,衣领敞开,发丝散乱下来,让他看上去有几分不属于他的颓靡,西凤温柔又平静注视着他,片刻后,她跪着上前去,将手覆在了范玉侧面。

“我心疼陛下。”

“心疼我?”范玉嘲讽出声,“朕有什么好心疼?朕问你喜不喜欢朕,你说心疼,这就是不喜欢了?”

“陛下,”西凤叹息出声,“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心疼。”

“若陛下身边有诸多喜欢陛下的人,”西凤凝视着他,范玉听着她的话,竟是有些愣了,他看着这个女人似是有一双看透人心的眼,她慢慢道,“陛下怎会问奴婢这样的话?”

“奴婢只是一介舞姬,不比陛下天子之尊,”西凤低喃着靠在范玉胸口,柔声道,“奴婢的喜欢值不得什么,可陛下若问起来,奴婢得说句实话。”

“奴婢走到这里,便是因为喜欢。”

“陛下可记得当年您还是太子,驾马入东都?”

西凤的话让范玉有些恍惚,他慢慢想起当初他随着范轩一起入东都,当时他以为,天下至此,便是他们父子的了,所有人都当臣服于他,都当打从内心里尊敬他、喜爱他。

于是他意气风发,张狂无忌,那天夹道都是百姓,欢呼着他们入城,他们虽然没跪,却也让他高兴极了。

西凤靠着他的胸口,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柔声道:“那时候,看着陛下的模样,奴婢便觉得,喜爱极了。”

听到这话,范玉一言不发,他一把将西凤推到床上,拉下了床帘。

第二日清晨,顾九思刚刚醒来,便得到了宫里传来的消息——

西凤被册封为贵妃。

而这也是范玉登基以来,第一个正式的妃子。

这一点出乎所有人所料,便是顾九思都有些意想不到。可对于他们来说,这一点是极为有利的,这证明范玉心里,至少是喜爱西凤的。

顾九思想了想,转头同望莱道:“周高朗到哪里了?”

“至多五日,”望莱有些紧张道,“周高朗就要到东都了。”

“沈明呢?”

“今早的消息,”望莱压低了声音,“秦城怕快要守不住了,五日内,他们必须要退守到守南关。”

守南关是豫州——乃至整个大夏最险要的天险,如果退守到守南关,这一仗对于沈明来说会好很多。

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玉茹那边传来消息了吗?”顾九思急促道,“玉茹那边若是没把黄河的事儿解决,沈明绝不能退守到守南关。”

守南关上游就是黄河,洛子商之所以一直还没动黄河,就是等着沈明退守守南关。一旦沈明退守,黄河决堤,万人马和城百姓,那都没了。

“夫人还在找。”

望莱禀报道:“昨日来信说,夫人每日只睡不到两个时辰,怕是身体要熬不住了。”

听到这话,顾九思垂下眼眸,他手搭在沙盘上,好久后,才慢慢道:“你让人同她说……”

然而话没说完,顾九思又止住了声音,最后却是道,“算了,不说了。”

又有什么好说呢?

他又能怎样呢?

所有的劝慰不过是安慰一下他自己,叮嘱一句仿佛就是做了什么,但实际上,没有到她面前去,没能帮她,甚至不能为她端一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