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全文完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73、全文完(1/2)

杨辉很快就冷静下来,他扫了一眼旁边的管家,随后揽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西凤道:“你先进来,慢慢说。”

西凤跟着杨辉进了屋,他将所有人拦在门外,关上大门,只留下西凤同他在屋,随后急切道:“你说陛下想杀我?”

西凤哭着点头,杨辉皱起眉头:“他为何要杀我?”

“我……我也不明白。”西凤摇摇头道,“我今日午时给陛下去送汤,听见陛下在砸东西,说什么……他们也同张钰叶青一样找死,然后他吩咐人在今夜宫宴上准备了毒酒,说你们是听不懂话的奴才……还说什么,要嫁祸顾九思!”

西凤说着,皱起眉头道:“顾大人这样的风流人物我倒是听过的,可是他不早就逃到幽州去了吗?陛下的意思我实在不明白,可我知道,”西凤有些急切抬手抓住了杨辉的袖子,焦急道,“如今宫已经到处是兵马,你去不得啊!”

“既然到处是兵马,”杨辉警惕道,“你又是如何出来的?”

西凤听得这话,她愣了愣,片刻后,她颤抖着站起来,不可置信道:“你怀疑我?”

“不……我……”

话没说完,西凤抓着旁边杯子就往他身上砸了过去,然后捡什么东西就往他身上砸,一面砸一面哭道:“你怀疑我!你竟然怀疑我!我为你连贵妃都不当,拿了所有钱财伪装成宫女出来,你竟然还怀疑我!”

“西凤!”

杨辉一把抓住西凤的手,急切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说的事太过重大,我得好好想想!”

“不要进宫而已!”

西凤哭着道:“我就想让你活着而已,有这么难吗?!”

这话让杨辉微微一愣,西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似是力竭,慢慢滑了下去,杨辉愣愣看着她滑落在地上,低低啜泣,他脑海里一时闪过许多。

西凤的话,西凤不明便,他却是明白的。

和张钰叶青一样找死……

嫁祸顾九思……

无非就是,皇帝对他们起了杀心。

一开始司马南韦达诚收了顾九思的胭脂,而后来皇帝为了敲打他收了西凤,以范玉之多疑,做完之后,怕是又开始怕他们有反心。如今周高朗入东都在即,顾九思又出现在东都和他们三个人密探,范玉怕是决定破釜沉舟,将他们杀了之后嫁祸给顾九思,然后让他们属下因仇恨与周高朗拼个你死我活保住东都。

杨辉在西凤的哭声里久久不言,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被逼到了绝路上,如今,无论他反与不反,范玉心,他和韦达诚、司马南也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逆贼,哪怕今夜不杀他,或许也只是因为用得着他们。

张钰和叶青的死敲打着他们,而顾九思那一番话,更是说在了他们心坎上。

他们是为了报效范轩保住范玉,可若是范轩已经留下了废帝的遗诏,是不是说明,在范轩心,大夏比他的血脉更重要?

而一个愿意卖国以求内稳的帝王,又怎么会是范轩心要的继承人?

最重要的是,豫州是他们三个人的根基,范玉将豫州让给刘行知,让的,就是他们三位将军的根基,哪怕今日他们扛过了周高朗,抵御了刘行知,未来,他们只剩下残兵老将,范玉的心性,又真的会饶过如今诸多猜忌的他们吗?

杨辉慢慢闭上眼睛,许久后,他叹了口气道:“你莫哭了,我会想办法。”

“你不入宫?”

“入。”

“那你……”

“我不会死。”

杨辉摇摇头,他将西凤扶起来,替她擦拭了眼泪:“你跑出来了,便跑出来了,我现下让人送你入城,若有以后,我再让人来接你。”

西凤呆呆看着杨辉,杨辉笑了笑,他抱了抱她,随后道:“你还年轻,别死心眼儿,走吧。”

说着,他便领着西凤走出了屋子,西凤似乎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等他将她送到马车上时,她才猛地反应过来,她抓住了杨辉,颇有些紧张道:“会打仗吗?”

“会吧。”

杨辉笑着瞧着她,随后又道:“你别怕,我是将军,征战是常事。”

“那么,”西凤少有慎重看着他,“你会保护百姓,还是天子?”

杨辉没想到西凤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他在诧异片刻后,却是笑了:“你希望我保护谁呢?”

西凤抿了抿唇,好久后,她才道:“我是百姓,我的父母、亲人、朋友,都是百姓。”

杨辉看出西凤眼里那一份祈求,他心微微一荡,不由得抬起手来,覆在她面颊上,温柔道:“那我就为了你,拔这一次剑。”

“以前我都护着天子,这一次,我守百姓。”

西凤静静看着杨辉。

其实杨辉生得不错,他一生浪荡,三十多岁,还看去带着几分二十多岁翩翩公子的风头,她惯来觉得这个人轻浮,却在如今发现,再轻浮的人,带上百姓二字,也会有几分难以言喻的厚重。

她没同他调笑,她垂下眼,转过身去,低哑道:“珍重。”

“走吧。”

杨辉轻叹。

西凤进了马车,放下了帘子,杨辉站在满口,看着马车哒哒而去,管家走到他边上来,小声道:“韦大人和司马大人都在半路被拦回来了,如今快到了,方大人也已经候在了大堂,等着您过去。”

杨辉点点头。

这位方大人就是之前顾九思派来宴请他们的官员,名为方琴,如今他们要找顾九思,就得从这位方琴下手。

杨辉回了大堂,见方琴正在喝茶,方琴站起身来,朝着杨辉行了个礼,杨辉直接道:“顾九思在哪里,我要见他。”

“大人是想好了?”

方琴笑眯眯开口,杨辉果断道:“想好了。”

“那另外两位大人呢?”

“我会说服他们。”

“那么,”方琴笑道,“敢问大人若要拿下宫城,需要多长时间?”

听到这话,杨辉睁大眼:“他是要我们直接反?!”

“难道,”方琴有些疑惑道,“杨大人还打算入宫送死吗?”

杨辉沉默了,许久后,他才道:“我等共有近二十万兵马囤于东都,其城内约有一万,宫禁军五千,今夜攻城,若所有兵马入东都,至多两个时辰。”

方琴点了点头,片刻后,他恭敬道:“那烦请杨大人先用调用兵马围住宫城,并抓捕所有从宫逃脱的人,尤其是洛子商的人。同时控制住城墙打开东都城门,组织百姓出城。顾大人会入内宫说服陛下,若能不起战火,最好不要起。若到卯时他未出宫,杨大人可直接攻下宫城。”

“为何要组织百姓出城?”

杨辉皱起眉头,方琴继续道:“我们这边的消息,周高朗已经拿下了望东关,若周高朗不休息连夜赶军,至多明日清晨便会到达东都。明日清晨,顾大人会先和周高朗谈判,尽量让周大人放弃攻打东都,和平入城。若顾大人做不到,届时无论三位将军是打算和周大人开战,还是与周大人联盟,都至少留东都百姓一命。”

杨辉沉默着,方琴抬眼看向杨辉:“杨大人,你们选择保东都,还是保豫州,顾大人都不阻拦。可是您至少要给百姓一条生路。”

“我明白了。”

杨辉深吸一口气:“顾大人如此胸襟,杨某佩服,等司马将军和韦将军来后,我会同他们说明。”

方琴听得这话,朝着杨辉行礼道:“如此,方某替东都百姓,谢过三位将军。”

两人说着话,外面传来了司马南和韦达诚走进门来的消息,两人急急进了屋,韦达诚进门便朝着杨辉道:“你说宫里有埋伏,此事可是真的?”

“九不离十。”

杨辉点头道:“你可派人入宫一探。”

“不必了。”司马南开口,另外两人看向司马南,司马南神色平静,“我今日想了一日,顾九思说得没错,我们效忠先帝,可先帝心,大夏江山比他的血脉重要。范玉割让豫州,不配为君王。”

“况且,”司马南扫了一眼另外来两人,“他就算今日不杀我们,来日我们失了豫州,又少了兵马,等他不需要我们的时候呢?”

他能杀了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张钰,对将他视入侄子的周高朗仇恨至此,他们这些人,又算什么?

三人沉默片刻,杨辉终于道:“我已同顾九思联系过了。”

说着,杨辉将顾九思的意思重复了一遍,司马南斟酌片刻后,点头道:“就这样。今夜将百姓送出去,明日,顾九思拦得住周高朗就拦,拦不住周高朗,我们便与周高朗合作,东都……”

司马南抿了抿唇,终于道:“终究是大夏重要。”

旁边方琴静静听着他们商议,却是提醒了一句:“但是布防还是必要的,”说着,他笑了笑,“顾大人说了,以防不测。”

司马南想了想,应声道:“可。”

几人商量好后,便开始出去办这些事。

报信使者从杨府出发,打马过街,去了不同的地方。

先是到了城驻兵的地方,侍卫拿出令牌,高声道:“三位将军有令,即刻调兵于宫门前,不得违令!”

随后另一批人也差不多时间到了城郊,侍卫立于马上,举起令牌,扬声道:“三位将军有令,今夜东都有变,众将士随令入东都,以供差遣!”

兵马迅速开始结集,而宫城之,范玉正兴致勃勃指挥着人布置着宫宴。

他今夜打算好好同司马南、韦达诚、杨辉三个人说一说,为了彰显心意,他特意亲自安排了今晚整个酒宴的布局。

宫人来来往往忙碌着,范玉一面指挥着刘善让人将花调整着位置,一面道:“贵妃呢?怎么不见她?”

“娘娘正在来的路上。”

刘善笑着,恭敬道:“说今夜宫宴,她要好好打扮。”

“对对对,”范玉高兴道,“今夜要郑重些,让她不慌,好好打扮着。”

范玉在忙着宫宴,洛子商带着人慢慢往大殿踱步过去,他一面走,一面询问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