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番外一顾锦 阅读记录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章 目录 下─章

   174、番外一顾锦(1/2)

顾锦生于永福二年。

她听说,她出生的时候,她父亲顾九思还在黄河边上修黄河,她生下来不久,便遇到圣君驾崩、新君登基,而后新君废内阁,天下动荡,她尚还在襁褓之,就随着母亲颠沛流离。

或许是生于动荡,也就养成了她胆小的性子,她年到三岁,还很少说话,哪怕说话,也是结结巴巴。柳玉茹担心是自己寡言影响了她,便让顾九思多带带她,因为顾九思话多,又外向,顾锦跟着顾九思,或许胆子就学大了。

顾九思觉得柳玉茹说的很有道理,况且一见到顾锦怯生生看着人的样子,顾九思就觉得心疼,于是顾九思便每天带着顾锦,除了早朝入殿的时候不带着她,其他时刻,几乎是随时随地都抱在身边,若是见到同僚,还要忍不住上去炫一番:“你看这姑娘多好看,对,这就是锦儿,我女儿。”

于是顾锦虽然年纪小,但生活却和一个大人差不多。她每天都是早早醒过来,由柳玉茹给她穿上好看的小裙子,梳上好看的发髻,然后由顾九思抱着去上早朝。这时候顾九思就进大殿里去议政,木南就陪着她在大殿外等着。等到顾九思下朝,她又跟着顾九思去集贤阁办公,到了下午,父女两就一起回家,柳玉茹又会陪着顾锦玩一阵子。

顾锦的话一直不多,但她很乖巧。每天早上,木南会给她一个小凳子,再在小凳子旁边放小桌子,再给她一个小团扇,她就像个缩小版的大家闺秀,摇着团扇坐在大殿外面看天,看太阳升起,数路过的白云,一看一上午。等顾九思下朝了,他一走出来,就能看见一个小团子踉跄着眼巴巴跑过来,到他身前来,张着双手,一双大眼水汪汪看着他,用她少有的词汇伊呀呀呀喊着:“抱,爹,抱抱!”

顾锦生得可爱,圆圆得脸,红扑扑的,一双眼睛琉璃一样,赶紧又澄澈,她若看着什么,眼里就有什么,让人满是满足感。

每天有这么一个小团子迎接着下朝,顾九思心都花了,而长年单身的叶世安和还没生孩子的沈明,更是眼睛都看红了。争着抢着来:“叔叔抱,叔叔也可以抱!”

但顾九思哪里会让别人碰自己女儿?在沈明和叶世安抢着上前时,顾九思赶紧一个健步上前就把顾锦捞起来,抱在怀,颇为得意道:“走咯,爹爹带你回家,我们不要理那些奇怪叔叔。”

沈明听得这话不高兴了,冷哼了一声道:“不给抱就不给抱,我和叶韵成了亲,回家自己生!”

旁边叶世安听到这话,立刻看向他,冷着声道:“原来你就是想让韵儿去给你生孩子,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叶家养她一辈子也不会让她随便嫁给你这种人!”

沈明:“……”

叶世安一甩袖子,便转身走了,沈明赶紧追上去讨好道:“舅哥,我说错了,我不是为了孩子,我是喜欢叶韵啊。舅哥你走慢点,舅哥!!”

顾锦在早朝外看天看到五岁,这时候朝廷里的人大多熟悉了她,对她颇为宽爱。她本来觉得早朝有些无趣了,结果在五岁那年入春后第一天,她百无聊赖看着天空时,一个小哥哥走进了她的视线。

小哥哥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身着白色金线绣龙的袍子,头上顶了镶着珍珠的玉冠,早朝开始后,他领着人来到了大殿门口,然后目光就落在了顾锦身上。

这是顾锦见过最好看的小哥哥。

她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人,她父亲顾九思,那便是大夏最顶尖的美男子。她的叔叔叶世安、沈明、李玉昌、甚至天子周烨,都没有生得不好的,可他们都太老了,在她心,都是不可以玩耍的对象了。可这个小哥哥,却是她见过最年轻、最英俊的人。

小哥哥不仅英俊,还很温柔,顾锦在看见他的第一眼,便愣住了,因为愣神,手的小团扇“啪嗒”就掉了,小哥哥抿唇轻笑,他提步走上前来,弯下腰,将小团扇捡了起来,半蹲着身子,递给了顾锦,柔声道:“拿好了,莫要再掉了。”

顾锦得了这话,心里雀跃极了。

她很想同这小哥哥多说几句话,想要他陪着她玩耍。她拿过了团扇,憋足了力气,磕磕巴巴说了句:“谢……谢……谢……谢……”

她想说谢谢小哥哥,可她说不出来,便觉得有些羞耻,扭过头去,奋力抓了一个她最爱的梅花糕,递给了小哥哥,继续道:“谢……谢……谢……”

这一次她几乎快哭了。

以前就是这样,她一说话,就爱结巴,结巴了,其他人就喜欢笑她。他们不敢当着顾九思和柳玉茹的面笑,可私下笑一两次,顾锦就明白了。所以她很少说话,不说话,不闹笑话,便不会被人嘲笑。

可今个儿她太想表现了,结果还是闹了笑话,她头一次遇见一个喜欢的玩伴,就要被笑了,她委屈极了,眼泪在眼眶打转,抓着的梅花糕被她捏变了形,但这时候,小哥哥却是抬手接过了梅花糕,温柔道:“怎么哭了呢?是不是我哪里吓到你了?”

听到这话,顾锦呆呆抬头,有些不可置信看着小哥哥,小哥哥吃了一口梅花糕,转头道:“很好吃,谢谢你了。”

正说着,大殿里就传来了宣召声:“宣——太子殿下进殿。”

小哥哥听到这话,他从容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手上的碎屑,整理好仪态,朝着顾锦笑了笑:“我进去了,你继续玩吧。”

说完,小哥哥便过身,领着人往大殿内走去。

顾锦焦急拉住了木南的袖子,指着小哥哥,勉强发声:“太……太子……”

这是她第一次说一些不属于常用词的词语,让木南愣了愣,随后木南赶紧蹲下来,高兴道:“对,那是太子殿下,”说着,木南小声凑过去,告诉她道,“叫周平。”

周平。

周烨同母异父的弟弟,也是这大夏的储君。

他师从于叶世安、顾九思、李玉昌,这一年他十三岁,他成为储君第二年,也是他第一次步入大殿听政。

说不紧张,是假的,但他在门外遇见了一个小姑娘,对方给了他一个梅花糕,有这么一个分神,他反而镇定了下来。

他步入大殿,仪态端方完成了那一日的听政,等他同所有人朝臣一起走出大殿时,他笑得极为开怀,同他的老师顾九思说着朝政,大步走了出来。

这时候,顾锦张开手,欢欢喜喜朝着众人跑来了。

所有人习以为常,顾九思也弯了腰,带着笑容,蹲下身,张开手,等着顾锦扑过来。

谁曾想,临到顾九思面前,顾锦突然掉了个弯,转头冲向了周平,然后张着双手,一脸期待看着周平,高兴道:“抱!殿下,抱抱!”

周平愣住了,而后他就感觉一阵冷风吹过,他转过头去,看见顾九思意味深长又带了几分冰冷的眼神。

顾九思直起身,收回了自己等着女儿来抱的手,淡道:“锦儿很喜欢殿下。”

“原来是老师的孩子,”周平直觉感受到了顾九思的不喜,赶紧道,“我说怎的如此可爱。”

顾锦见周平和顾九思说话,不搭理自己,顿时眼泪就涌了上来,可她也固执,还是伸着手,巴巴看着周平,跳了跳道:“抱,殿下,要抱!”

周平:“……”

这么可爱,有点抵不住。

而顾九思一看顾锦要哭了,顿时有些努力,一下子克制不住情绪,怒道:“她都要哭了,你还不抱起来吗!”

周平得了这话,赶紧弯下腰来,把顾锦抱在怀里,朝着顾九思勉强道:“老师,得罪了。”

顾九思:“……”

周平被顾锦拖着,一路送着顾九思到了顾家。刚好他也有许多问题要问,便在顾家留下来吃了个饭。

饭桌上,顾锦努力和周平搭话,她说得结结巴巴,周平听得笑意盈盈,周平不觉得有什么,顾家人却是集体沉默了,等送走了周平,夜里两个人睡下,柳玉茹在一旁折着衣服,同顾九思高兴道:“今日锦儿说了好多话!日后要锦儿多和太子殿下接触接触。”

听到这话,顾九思脾气上来,把被子往身上一盖,背对着柳玉茹,委屈得大喊了一句:“我不!”

可顾锦意志坚决,第二天早上,顾九思和柳玉茹还睡着,顾锦就来敲门了,顾九思一开门,就看见顾锦站在卧室门口,眼巴巴看着他道:“要好看,见哥哥。”

她说得断断续续,可柳玉茹和顾九思都听明白了,她要打扮好看点,见周平。

好了,顾九思心更塞了,他不想带顾锦去上朝了,可是顾锦一听他有这个想法,就坐在一边,眼泪不要钱一样啪嗒啪嗒掉。女儿委屈了,柳玉茹心疼不已,立刻道:“去,必须去!你若不带锦儿去,我今个儿亲自带锦儿去!”

顾九思:“……”

没得办法,只能带着顾锦去了。

顾锦年纪小,但认定的事儿就很执着,打从那天开始,她每天积极去偶遇周平,然后憋足了劲儿,同周平说几句话。

因着这番努力,不过一年时间,顾锦却比前五年都说话说得多了。孩子这样的积极,柳玉茹和顾九思都是不明白的,于是有一天晚上,柳玉茹哄着顾锦睡下,忍不住道:“锦儿为什么这么喜欢太子哥哥啊?”

“他,”顾锦结结巴巴道,“不笑我。”

“会,像爹娘,听我说话。不会,不耐烦。”

顾锦这话说出来,柳玉茹便明白了,顾锦喜欢周平,是因为周平不会笑话她说话结巴含糊,愿意陪她玩。

柳玉茹听得心里心酸,为人父母,儿女受半分委屈,都觉得心绪难平。她怪来有韧性刚强,女儿这么一句话,她却就觉得觉得眼眶有些泛酸。

打那之后,柳玉茹便常常带着顾锦去见周平。有时候是顾九思在给周平上课,柳玉茹借着去找顾九思的名义,就带着顾锦过去,然后娘两就在长廊上看着两个人,顾九思上课,周平听学,等上一个半时辰,柳玉茹把顾锦带过去,顾锦再给周平送个礼物,也就是来往几句话的功夫,顾锦就能高兴得不得了。而且周平脾气好,若是遇到没什么事的时候,周平还会主动带着顾锦玩一会儿。他会陪顾锦踢毽子,扔沙包,跳格子,简简单单的孩子玩意儿,顾锦也高兴得很。

周平带了她几次,便想着顾锦年纪和周思归相仿,主动同顾九思提出让顾锦进宫来,他带周思归的时候,顺便带着顾锦,顾九思很想拒绝,但想着拒绝以后顾锦会难过、柳玉茹会生气,他只能勉强笑起来,恭敬回一句:“劳烦太子殿下了。”

于是顾锦打那儿之后,就时常进宫,同周思归、周平玩耍。而柳玉茹也再填了个孩子,是个男孩儿,叫顾

本章节部分内容加载错误,请正常浏览,重新载入或刷新当前网页



https://wap.lwxs00.com/0/164/

上─章 目录 下─章